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表姐

表姐
      
   
    突然想起了表姐,心变的沉重而伤感。表姐离开我们已经十二年了,她走的时候才刚刚二十岁,我永远忘不了白布下表姐那张年轻的脸。表姐留给我的最后记忆是她那一双悲苦,哀怨,不肯合上的眼睛,还有她身上触目惊心,青青紫紫的伤痕。
    表姐是我大舅的女儿,她下面还有三个妹妹,因为家里贫困,懂事的表姐念完小学便自动辍学回家帮父母干活。小时候我常常去外婆家玩,但很少见表姐的身影,我问外婆,表姐呢?我要她陪我玩啊。外婆叹息着说,你表姐可不比你,她的活多着呢,哪有时间玩啊,那孩子命苦呀。外婆的话我不太明白,也许是因为年龄和环境的原因,那时的我还不知道生活的艰辛,只是心里常常纳闷,表姐才大我三岁,她为什么要忙这么多活呢?
    表姐长到十八岁的时候,已经出落的很漂亮了,虽然天天晒太阳,可她的皮肤却是白里透红,水灵灵的。表姐有一双美丽的丹凤眼,只是眼里偶尔掠过一抹谁也读不懂的淡淡的忧郁。就在这一年,大舅在自家屋顶换瓦时不小心摔下来了,虽然经过医院全力抢救保住了性命,可是却永远失去了双腿。舅舅是家里唯一的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如今他倒下了,生活的重担压在了舅妈和表姐的肩上,面对旧债未了,又添新帐的局面,舅妈和表姐一筹莫展。舅舅的病还需要钱治疗,可亲戚朋友已经借遍了,接下来的手术又上哪弄钱呢?就在这时,有人上门来提亲了。男的比表姐大十来岁,身材瘦小,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一口黑黄黑黄,看上去特别恶心的牙齿。也不知道是因为没有刷牙还是别的原因。媒婆说男人是镇上的,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而且考虑到表姐家现在的情况,他愿意拿钱给舅舅沾病,条件是表白癜风的中医放血疗法有何姐现在就要和他订婚。因为需要钱,舅妈答应了。表姐是极孝顺的女子,她明白母亲的无奈,虽然心里并不乐意,虽然感觉委屈,可是想到父亲的病,想到妹妹们的学费,她含着眼泪随了母亲的意。她对媒婆说,婚现在可以定,不过结婚得等到我二十岁以后再说。男人看着貌美如花的表姐答应了婚事,他对表姐提出的条件连连点头。
    订了婚的表姐还是天天在家忙碌。舅舅已经因为准女婿的资助成功的做了手术,身体正在逐渐康复。男人常常来看表姐,有一次闲聊的时候男人说,阿秀,学门手艺吧,以后你可以到镇上自己开店啊。表姐想想也有道理,就答应了。因为当时帮人做衣服比较吃香,于是表姐选择了学裁缝。裁缝铺在镇上,离表姐家有十几里。开始的时候表姐天天跑来跑去,挺麻烦的。后来男人说,阿秀,这样多累啊,干脆住到我家里去吧,晚上和我妹妹睡,反正我们已经订婚了,别人又不会说闲活。单纯的表姐答应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就这样走进了别人的圈套。那晚,表姐早早和男人的妹妹上了床,因为白天太累,所以,她睡的很死。半夜里,突然感觉身上很沉,还有一双手在她上抚摸,表姐一下子惊醒了,睁开眼,她借着窗外的月色看清了,原来是那个已经和她订婚的男人。你想干什么?表姐用力推开他,惊恐地问。男人笑了,笑的很得意。干什么?你迟早是我的人,我已经等不及了。看到只穿着内衣的表姐那青春丰满,若隐若现的诱人身体,男人再也压抑不住心头的欲火,他像狼一样扑了过来。不要啊,表姐拼命挣扎,呼喊。可她哪里是男人的对手,很快,表姐便筋疲力尽了。男人兴奋地压在她身上,臭哄哄的嘴在表姐娇嫩的脸上亲个不停,内衣被他褪下了,饱满的在他手里捏来捏去。看着眼前禽兽般的男人,表姐的心碎了。她再也无力挣扎,她知道自己已经逃不过这一场噩梦,干净的身子就要被玷污了,表姐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眼角,泪水疯狂流下。底裤撕烂了,男人看着表姐赤裸的美丽胴体,他的脸激动的变了形。男人粗鲁地进入了表姐的身体,表姐感觉到了撕裂的痛楚,她紧紧咬住嘴唇。男人的动作越来越粗鲁,撞击越来越强烈,而表姐已经昏死过去了。当表姐醒来的时候,男人已经走了。看着床上那一滩落红,感觉着来自下身的痛楚,表姐的心好苦啊。那是一个多么痛苦的夜晚,表姐虚弱地爬下床,跌跌撞撞朝家里跑,当表姐敲开家门,看到母亲熟悉的面孔时,她再也无力支撑,倒在了母亲怀里。舅妈看到衣衫不整,满脸泪痕的女儿,她明白发生了什么。天,塌了。清醒过来的表姐和母亲抱在一起痛哭,表姐的眼神是痛楚而迷茫的。妈妈,我还有脸活吗?在当时的农村,女人的贞是非常重要的,没有人会娶失去贞洁的女子,而一个女人不管什么原因失去贞洁都是被人看不起的。看着柔弱的女儿,舅妈的心好痛好痛。孩子,你的命为什么这么医者匠心,抗击白魔苦啊?婚是不能退的,一是因为没有钱,二是因为表姐的身子就给了他。可是嫁给这样一个人会幸福吗?最后舅妈咬着牙说,孩子,这是你的命,认命吧。也许他只是一时冲动,既然已经是他的人了,就早点结婚吧。三个月后,表姐便无奈地和那个男人结婚了。
    表姐是善良的,虽然结婚前有这么痛苦的插曲,可是表姐还是原谅了他。她只是希望以后能和男人好好过日子。可是,那个男人不是人,他是魔鬼,是禽兽。他打牌,吸烟,喝酒,玩女人。他有工作,却从来没有给过表姐钱,为了生活,表姐天天去工地做小工。男人在外面输了钱,回家就拿表姐出气,他往死里打表姐,我不知道那样的日子表姐是怎么过的。后来,表姐有了身孕,但是没有多久孩子就流产了。至于什么原因流产,表姐对谁都不肯说。男人又有了新女人,偶尔他会带那个女人回来寻欢作乐。表姐的心真的麻木了,她不吵不闹,她似乎习以为常了。在离她二十岁生日还有三天的那个晚上,男人喝了酒,又开始殴打表姐,也许是打的太痛了,温顺的表姐开始反抗,而丧心病狂的男人竟然顺手拿起一根粗铁棒猛击表姐的后脑,一下,两下,三下,表姐倒下了。鲜红的血流了一地,罪恶的男人看着血泊中的表姐,他的心里没有丝毫愧疚,趁着夜色的掩护,他匆匆逃跑了。
    表姐的灵前,是亲人撕心裂肺的痛哭。表姐,一个美丽,温柔,善良的女子就这样匆匆走完了她苦难的人生短途。我的心很痛。我苦命的表姐啊,为了医治父亲的病,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你选择了并不乐意的婚姻,为了名声,你选择了与狼共枕,最终,你失去了自己年轻的生命。表姐,我为你叹息,为你不值啊!
  北京中科华北中医医院微博(原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  前几天听说那个男人已经在广东被捕了,我很是欣慰。表姐,如果你在天有灵,那么,你现在可以合眼了。表姐,悲剧已经酿成,我们已是阴阳相隔,在这里小妹祝你在天国好好安息。表姐,走好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