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记者大马士革手记天堂陨落图

<p>大马士革手记:“天堂”陨落(图)</p>
<p>阿拉伯的古籍中曾这样记载:人间若有天堂,大马士革必在其中,天堂若在空中,大马士革必与之齐名。然而,这句话或将永远成为历史。</p>
<p>  初夏的大马士革,绿树依旧环抱青山,承载了数千年历史的古城里,行走着装扮靓丽的年轻人。没有教派的区分,没有信仰的阻隔,没有门第的高下,他们亲如兄弟姐妹,他们在乱世中寻找快乐的影子,祈求和平降临。</p>
<p>  乔治是一个古城画家,天还没黑,他已着手关闭画廊,德国强力白蚀消一声声的炮响与时断时续的声,在他耳中已经司空见惯。“叙利亚的年轻男人已经死去一半了,剩下一半白天晚上都要工作挣钱,所以古城里全是待嫁的姑娘”,他的话有些玩笑成分,但着实令人欲笑还悲。</p>
<p>  如果说,2012年大马士革的局势是从平静滑向紧张,那么,2013年的前几个月,这里则从紧张坠往危急。式、迫击炮、以色列空袭,再加上不法之徒的趁火打劫与谋财害命,这个曾经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天堂之城”,正历经战火灼烧,却未知痛苦深渊的尽头在何处。</p>
<p>  朋友哈桑爱吃香蕉。前年此时,他买1千克香蕉只需50叙镑,今年却要300叙镑,于是只好改吃其他涨价少的水果了。</p>
<p>  战争两年来,我眼见着物价翻了不止一番,眼见着曾经富足的天然气变得一罐难求,眼见着私营公司接连关门歇业,眼见着叙利亚货币一再贬值……西方发起对叙利亚制裁已经进入第二个年头,最终承担这些后果的是老百姓,政府艰难维持着社会的运转,却富了一小批投机倒把的不法商人。</p>
<p>  “假如我今天死去,请你原谅我”。朋友莱拉在最危险的一天发给这样一条短信。她的骨子里,还充满着作为沙姆人(大马士革当地人)的高傲,但战争已迫使其两度搬家。虽在大马士革生活,但与难民并无二致。为交租金,她两天前变卖了最喜欢的金项链。</p>
<p>  数万人因战争去世,数百万人流离失所、背井离乡。两年间,叙利亚从一个敞开招待邻国难民的东道主,变成中东区域内最大的难民输出国。冲突、饥饿、疾病……在周边国家的难民营中散播,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这些国家在面对叙利亚危机时的立场。</p>
<p>  危机还要持续多久?很多叙利亚人把危机的出路寄望于一个多月后举行的俄美首脑会议。诚然,发生在叙利亚的这场灾难与该国政府长期的统治方式与存在的腐败问题有关,但越来越清晰的事实,正呈现出一个更为复杂的局面:部分地区国家和西方势力押注反对派,不计成本地从叙利亚战场上换取大国博弈的筹码;出于战略考量,伊朗与俄罗斯也没有放弃对巴沙尔政权的支持。在叙利亚这个中东的弹丸之国,出现了新的大国博弈平衡点,这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叙利亚危机两年悬而未决的事实。民众寄望于美俄对话达成协议,是情理之中,但作为一个主权国家,也是可悲之事。</p>
<p>  进入4月份以后,叙利亚政府军在战场上不断取得进展,反对派武装的主要阵线被一再推后,大马士革受到的正面战争压力逐渐下降,但城内恐怖与暴力活动的频率不降反升。很多叙利亚人这样预测:乐观点说,假如美俄达成协议,叙利亚通过五到十年的努力,治疗白癜风最好的中成药能把社会治安与安全局势恢复到战前水平;悲观些说,叙利亚将永远被暴力与恐怖活动笼罩,成为第二个伊拉克或者阿富汗。</p>
<p>  5月份最初的几天,以色列对叙利亚连续发动的空中打击,为叙利亚危机下一步的走向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假如叙利亚本国的危机外溢,与数十年悬而未决的阿以问题、黎巴嫩教派冲突,甚至伊朗核问题交融、混杂,则很有可能引发整个地区的混乱和战争。</p>
<p>  越来越多的国家已经意识到并开始呼吁,叙利亚危机应尽快进入政治解决进程。但也应冷静地认识到,不论冲突双方,还是其背后的大国势力,最终博弈的筹码还是战场上实实在在的进展。叙利亚的暴力浪潮将会在你死我活的争夺中被推向更高潮。</p>
<p>  古老的罗马石柱下,已经不再允许游人拍摄,层层垒起的沙袋背后,是持军人毫不松懈的目光;市中心的马尔扎广场,也不再传递法式建筑的浪漫格调,走到这里的人,莫不为此前中死去的人哀悼;国家博物馆里,文物曾经琳琅满目,如今却已被深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参观者只能面对着空旷的展厅叹息;倭玛亚广场的夜色曾经很美,如今却已了无跃动的音符……</p>
<p>  传说,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来到大马士革,在郊外的山上眺望,顿时被城市绚丽多彩的景色感动,但他最终没有进城。随从问其故,穆罕默德说,大马士革是人间天堂,如果我现在进了这个天堂,以后如何再进天上天堂?</p>
<p>  今天,当我站在俯瞰大马士革的高斯尤山顶,眼前尽是城内外遮天蔽日的硝北京治疗白癜风的价格是多少烟,耳边充盈山谷内外隆隆炮声的回响。面前的场景,是我不想承认却又无法回避的现实——大马士革,“天堂”陨落。( 焦翔)</p>
返回列表